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情场得意商场大意,“跑男”郑恺火锅店抄袭吼堂?

2020-07-19 21:49 · 作者:布鲁斯 木子   阅读:4451




作者 | 布鲁斯 木子



继上周王祖蓝因cos葫芦娃事件而“躺枪”后,“跑男”另一位成员郑恺也因为自己新开的火锅店涉嫌抄袭登上热搜榜。7月19日傍晚,郑恺担任品牌掌柜的宁波火凤祥鲜货火锅店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表示已沟通专业法律人士、行业设计人员及相关机构进行调查。“如调查显示宁波火凤祥装修风格确实构成侵权,我们将承担相应责任并第一时间进行整改。”




郑恺个人微博也在该条微博下方评论区回复道:“如有侵权,立即整改,绝不姑息”。


但一些网友似乎并不买账。






郑恺“火凤祥”火锅店刚开张便遭遇抄袭风波




先来回顾一下事件经过。

7月18日,郑恺与苗苗婚后首次合体出现在宁波,参加火凤祥火锅店开业典礼。

火凤祥火锅店与郑恺是什么关系?公开企业信息显示,郑恺间接持有火凤祥火锅店经营主体火凤祥(宁波)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少量股权。请见下图:

火凤祥(宁波)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图(来源:百度企业信用)

虽然不是自己亲自经营,但郑恺对火凤祥火锅店很是上心——好歹是个“品牌掌柜”啊!早在正式开业一个月前,便请到了半个娱乐圈的大咖为自家火锅店宣传助力,包括罗家英、吴谨言、吕良伟、张国立、王大陆、郭麒麟、李晨、王祖蓝、包贝尔等近30位明星线上线下为火凤祥火锅店打call。

在各路明星的祝贺纷至沓来之时,7月18日晚,成都一家名为“吼堂老火锅”的店铺在其微博及微信公众平台站出来,称火凤祥火锅店的装修风格和细节抄袭了吼堂老火锅。

据红星新闻报道,吼堂老火锅是一家去年(2019年)年底刚刚开业的火锅店,此前花了两年时间构思装修风格,是一家以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老成都集市为背景的火锅店,整个店面的装潢以红蓝双色进行搭配作为主色调。

吼堂老火锅发表声明称:火凤祥火锅店无论是从设计风格、装修细节,还是各种软装,乃至产品的装盘都与吼堂老火锅店存在高度相似之处,且郑恺所开的火凤祥鲜货火锅店品牌的对外宣传手册,使用的是吼堂老火锅的店内实景照片。


  
吼堂老火锅微博声称火凤祥抄袭的部分对比照片(来源:吼堂老火锅微博)




火凤祥是否涉嫌侵犯吼堂著作权?




笔者通过大众点评分别搜索宁波火凤祥与吼堂老火锅发现:大到景观设计,比如地板花纹、天花吊牌文字,小到托盘、餐具,宁波火凤祥火锅店似乎都与吼堂老火锅有很多相似之处。


令人更加惊讶的是,两家火锅店中都陈设着一个小型的菜市场。吼堂老火锅解释称,店内之所以陈列这么一个菜市场,其目的是让消费者看到各类食材的原材料,让顾客吃的放心,吃的安心。而在宁波火凤祥火锅店内同样陈设着这么一个小型菜市场,至于火凤祥火锅店为何陈设这一小型菜市场,我们不得而知。


据了解,吼堂老火锅的经营主体成都世纪甲子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曾在四川省版权局,分别为吼堂老火锅平面及VI应用、产品设计,以及吼堂老火锅室内装修设计及软装的设计进行了作品登记,并已经取得两份作品登记证书,登记日期均为2020年7月16日。


有法律从业者认为,著作权法保护的是表达而非思想,因此如果双方仅仅是装修风格相近,那么诉诸著作权法可能无法排除他人使用类似的风格。但是,单从火凤祥发布出来的一系列照片对比来看,双方却不只是风格的相近,很多地方似乎已经达到了“拿来主义”的地步。

这些细节的相似或许已经足以构成表达上的实质性相似,而火凤祥方面由于同为从事火锅店经营的企业,如果说完全没见过吼堂老火锅店内装修设计或者只是无意的巧合,emmm......

况且,如果对外发布的招商手册上真的使用了吼堂老火锅的照片,那么该行为也可能构成侵犯著作权。

虽然火凤祥和郑恺方面今天傍晚作出了回应,但据吼堂老火锅表示,最近几日,吼堂老火锅都在试图通过各种方式联系郑恺,但都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直到今天上了热搜,火凤祥和郑恺方面才进行回应。

吼堂老火锅称迟迟未得到郑恺方面回复

“我们最担心的是,如果我们不做任何发声,吼堂老火锅极大可能会成为那个被人指摘的抄袭者。”吼堂老火锅在致郑恺的公开信中坦露了自己的担忧。

据红星新闻报道,吼堂老火锅法律顾问、四川衡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蒋衡表示:“在装修上我们花了很多心思,两家店在相似度这么高的情况下,加上他们的一些推广方案用的我们店的照片,接下来我们准备从涉嫌侵犯著作权的角度来主张我们的权利。”




不光抄袭店面装潢,火凤祥还有商标问题




除了店面装潢外,火凤祥似乎还有一些商标问题。截至发稿,中国商标网公开的商标注册申请记录显示,自今年(2020年)3月以来,火凤祥鲜货火锅的经营主体火凤祥(宁波)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已经在第29、30、31、32、33、35等类商品和服务上均提交了商标注册申请,包括自家店名“火凤祥”的商标,涵盖肉、零食、茶、糕点、面条、果蔬、饮料、酒等商品和广告推销等服务。


开火锅店属于餐饮服务,最关键的商标类别自然应该是第43类。虽然目前火凤祥尚未申请注册使用在第43类服务上的“火凤祥”商标,但据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早在2018年10月,一名自然人“张松”就曾申请过“火凤祥”商标,疑似为火凤祥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张松。

目前除了张松注册的这件第43类“火凤祥”商标外,其他“火凤祥”商标均暂未被核准注册,包括火凤祥自己申请的另外几件。


但是,火凤祥的商标布局虽然早,但并非完全可以高枕无忧。从上面的申请记录可以发现,从2019年12月到2020年1月期间,曾有其他人申请注册过“火凤祥”相关商标,使用在第21类、第35类商品和服务上。

虽然第35类商标不应盲目申请注册,但是鉴于郑恺较高的知名度需要防范商标被抢注的风险,且考虑到未来业务发展,火凤祥申请注册了第35类商标。不过,火凤祥是否会遭遇来自他人在相同或近似商品服务类别上的“火凤祥”商标的阻碍,则仍然存在变数。



那些年,明星们开店陷入的侵权风波




不过,郑恺绝不是唯一一位做生意却不慎陷入知识产权风波的明星。

“神算子”黄磊曾于2015年9月创办生活方式品牌“黄小厨”。2017年4月22日-23日,黄小厨公司在朝阳颐堤港组织了“黄小厨noob市集”活动,黄小厨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渠道对活动进行宣传推广。


2017年4月23日,一篇名为《黄老师,黄小厨方案的钱我们不要了》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称“黄小厨”公司剽窃公关公司北京惠恩咨询有限公司的创意。文章称该公关公司2016年就开始给黄小厨noob市集做文案,但一直没有中标,但是黄小厨noob市集北京站活动超高度还原了该公司文案创意内容。

次日早上,黄磊微博发文《黄小厨起晚了》对抄袭风波作出回应,称对于黄小厨noob市集的创意招标的细节并不清楚,已经请黄小厨公司团队的相关人员就事情发生的详细经过进行整理,日后若有涉及抄袭,黄小厨公司也会承担责任。

但双方随后依然对簿公堂。惠恩公司认为“黄小厨noob市集”北京站活动现场布置、活动形式等与该公司曾参与的竞标策划案近似,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将黄小厨公司诉至法院。不过,2017年9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侵权不成立,驳回了惠恩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除了黄磊,歌手刘畊宏也曾陷入侵权质疑。2015年,刘畊宏在上海新开一家咖啡馆“J Café”,不光店名与好友周杰伦的英文名Jay沾了边,还将周杰伦的照片挂上招牌、摆在店内,为店铺宣传。据报道,刘畊宏在接受采访时还多次提到好友周杰伦。

刘畊宏开店用周杰伦照片宣传(来源:新浪娱乐)

这些做法令人以为周杰伦似乎投资了这家店。但据周杰伦经纪公司杰威尔透露,事实上周董并没有投资。这引起了周董歌迷们的不满。

不过这场风波并没有闹大。杰威尔方面表示:“如果周杰伦的肖像被用于广告用途,确实是侵权,我们会请对方撤下。不过如果只是在店里吃东西的合照,那就没有关系。” 杰威尔表示,对于刘畊宏开的店,“态度不会太强硬”。周董也表示,不影响兄弟情。

当然,对于知识产权行业的同学,“MLGB”这一商标案例似乎更知名一些。李晨(此李晨非“跑男”里的李晨)、潘玮柏的潮牌“MLGB”由于“含义消极、格调不高”而被原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无效。但这起案件并不涉及侵权问题,只是二人没办法阻止他人使用“MLGB”这一商标了(恐怕也不会有人用吧)。



明星效应是一把双刃剑——既能帮助一家店铺宣传,让更多人知晓,让生意更好;也可能会因为店铺出现侵权等法律问题,而令明星光环被反噬。明星利用其知名度开店做生意,本来无可厚非。但若在经营过程中出现了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不光可能在资金上受损,可能还会让自己名誉受损,反倒得不偿失。

此前,郑恺在采访中表示,宁波只是火凤祥的首家店铺,紧接着上海、杭州等江浙沪一带乃至全国范围内都会陆续开店。同时,在火凤祥长达53页的宣传手册中也可以发现,火凤祥计划到2020年在全国签约门店50家,到2021年在全国签约180家,到2022年将在国外开店。

那么,受此事件影响,火凤祥的发展计划会受影响吗?此事后续将如何发展,知产力将持续关注。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