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热血传奇》20年发展历程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2020-09-25 18:28 · 作者:木子 云崖   阅读:8520



在跌宕起伏的大潮中,网络游戏产业于近20年间发展起来。


作者 | 木子 云崖




今年9月28日,《热血传奇》将迎来其20周年庆,与市面上的其他游戏不同,《热血传奇》是中国较早一批的游戏IP


它伴随着中国网游事业发展而起,夹杂着数十年来的知识产权维权与侵权纠纷,也创造了中国网游历史上的“传奇”。无论是商业运营,还是知识产权保护,盛趣游戏及《热血传奇》游戏的“传奇历程”,于同行业而言,均具有不可忽视的参考价值。


 

1. 经典之作



2001年,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初期,网络游戏市场产品匮乏,《传奇》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开启了中国网络游戏新时代,也成为国内网游发展史上的经典之作。


仅一年后,《传奇》21个区1000多台服务器就已全部完成1.50版“热血时代”更新,这标志着以古老的东方奇幻和武侠文化为背景的《传奇》正式跨入全新的“热血”时代。

 

同年,《热血传奇》推出1.60版“热血神鹰”,同时在线人数突破了70万,成为当时全球在线人数最多的网游,被誉为当时的“天王级产品”。


数据显示,当时中国有4800万网民,而盛趣游戏原母公司盛大网络宣布《热血传奇》的累计用户数突破2000万。这也意味着,在当时,平均每2.4个网民中就有1个人是《热血传奇》的玩家。





(来源:IDC数据)


随后,中国互联网与家用电脑进入快速普及的时期,《热血传奇》主动变革商业模式,从时长收费变为道具收费,降低玩家门槛,扩大玩家群体基数,进一步拓展了国内网游市场。


这一模式也成为如今全球大多数游戏产品都采用的商业模式。


此后,4G网络普及,《热血传奇》开启了手机版开发,开启了大型MMO端游移植手游的浪潮,令移动游戏品类更多元的同时,也快速拓展了移动游戏产业的规模。与此同时,《传奇》的用户也从端游扩展到了移动端,打开了更大的增长空间。


2015年8月,《热血传奇手机版》正式公测。游戏上线后,并迅速登顶iOS畅销榜与免费榜双榜,成为当年最成功的手游之一,开创了行业内大IP与腾讯合作的先河。


同年,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曾公布过一张《热血传奇》玩家的数据,彼时全球《热血传奇》玩家的数量突破了5亿。





(来源:GameRes游资网 )


几年后,中国逐步进入5G商业化进程,在5G商业化的初期,《热血传奇》启动了原生云游戏的开发工作,为了下一个云端的游戏板块提前布局。在5G彻底解锁云游戏发展后,《热血传奇》或能继续在下一个时代,引领云游戏的内容变革。


据了解,《热血传奇》游戏目前保持着现有的迭代与更新的频次,系列产品用户规模已突破6亿,首款采用虚幻4引擎打造的全新手游《传奇天下》也即将上线。




2. IP保护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发展起来的网游,《热血传奇》在早期不可避免地面临着诸多问题。2002年,传奇在国内市场上线后,在线玩家数量急剧上升,仍在成长期的《热血传奇》游戏出现了诸多BUG,如何修复游戏中出现的BUG?


彼时,开发商亚拓士修复乏力,作为代理商的盛趣游戏(原盛大游戏)与之交涉之后才获知,在亚拓士之外还有一家名为娱美德的独立公司研发团队,且双方共享著作权。


共享著作权,也埋下了后续诸多诉讼的伏笔。


2003年,盛趣游戏(世纪华通子公司,原盛大网络全资子公司盛大游戏,下同盛大游戏)自研自发的《传奇世界》端游上线,娱美德以盛大游戏《传奇世界》游戏侵犯《热血传奇》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双方或许没有想到,这场侵权纠纷延续近4年,此后随之而来的诉讼更是纷繁。


2007年,这一年,娱美德诉盛趣游戏《传奇世界》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的案件有了结果,盛大游戏、娱美德、亚拓士三方达成了和解,《调解协议》中,盛大游戏确认了亚拓士和娱美德共同拥有《热血传奇》的著作权,娱美德和亚拓士也承认盛趣游戏拥有《传奇世界》的著作权。






在此后的十年,盛趣游戏、娱美德等各自发展业务。

 

2013年4月,《热血传奇》荣获“上海市著名商标”,成为获得权威认证的网络游戏品牌。


但自2016年开始,娱美德频频对外授权,娱美德先后将《热血传奇》授权给时与光、恺英、星辉、仙峰等企业,并成立株式会社传奇IP公司。

   

针对娱美德的一系列做法,盛趣游戏与亚拓士在国内外展开了维权行动。


2016年7月29日,亚拓士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出诉前行为保全申请,请求法院裁定娱美德和恺英公司立即停止履行双方于6月28日签订的Mir2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授权许可合同。


同年8月10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经审查,作出裁定支持亚拓士的诉前行为保全申请,认为娱美德和亚拓士共同拥有Mir2(《热血传奇》)游戏的著作权,娱美德未与亚拓士协商与恺英公司签订授权许可合同,涉嫌侵害亚拓士作为共同著作权人的权利。鉴于该授权许可合同可能投入商业运营,如不及时制止将会对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因此裁定立即停止履行合同。

 

与此同时,在国外,亚拓士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起诉要求禁止娱美德单方将传奇IP授权给第三方,并向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投诉娱美德将传奇IP授权给株式会社传奇IP公司的行为。

 

面对亚拓士与盛趣游戏的维权,娱美德也采取了举措。

 

2017年6月30日,世纪华通子公司蓝沙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盛趣游戏与亚拓士签署续展协议。针对亚拓士与蓝沙信息公司、盛大公司签署《续展协议》一事,娱美德认为,该行为侵犯了其权利,因此向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提起诉讼。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一审认定续展协议有效,驳回原告娱美德所有诉讼请求并判令诉讼费用全部由娱美德承担。目前,该案正在二审审理过程中。双方还有多个案件正在诉讼审理过程中。


据盛趣游戏母公司世纪华通2020年发布的半年报信息,截止目前,围绕《热血传奇》《传奇世界》等游戏而来的诉讼已多达近40件。


除却与娱美德等的纠纷外,这款游戏还面临着外界接连不断的侵权。


据媒体报道,仅在2017上半年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就有共计893款手游、95款H5游戏、69款页游分别涉嫌侵犯盛趣游戏《热血传奇》、《传奇世界》著作权。其中296款手游、95款H5游戏、60款页游被判定有侵权行为。2017年至2018年间,涉嫌侵犯《热血传奇》的游戏多达3995款,经过维权,933款游戏被下架。


为制止涉嫌侵犯《热血传奇》知识产权的游戏公司、渠道及投放媒体,盛趣游戏还曾群发200封侵权警告公函,函涉及60余款侵权手游以及多个手游渠道和入口。


据不完全统计,盛趣游戏与国内行政机关联合行动,2013年至今发起的游戏维权案例不下百起,维权力度不断扩大。


可以说,盛趣游戏在《传奇》游戏维权方面的多种举措,具有一定的示范作用和现实意义,为网络游戏企业的发展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和行之有效的方法论。





3.《传奇》愿景


事实上,《热血传奇》是中国网游知识产权发展的缩影,因共有著作权的特殊情况以及海外游戏源代码泄露等“插曲”,它也成为国内游戏产业中知识产权纠纷最多的产品。


但值得一提的是,在诉讼纠纷繁多的背景下,从游戏营收来看,《热血传奇》仍是一款“长青”的游戏。 


此前,有媒体报道,2016-2017年及2018年1-4月,《热血传奇》的游戏收益分别为5.81亿、5亿和0.16亿元。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


经过近20年的耕耘,盛趣游戏作为《热血传奇》IP的共有著作权人和中国市场的独占权利人,已形成超300亿元的大市场。


为了进一步激活《热血传奇》IP的潜力,2019 年12 月23 日,传奇产业园在江西宜春正式开园,以《热血传奇》IP为中心、以维权和授权为抓手,通过“IP共享经济”这一全新的商业模式,并与众多合作伙伴一同打造和开发不同种类、不同体验的《热血传奇》产品,最终形成一个国民传奇IP的“生态圈”。






据报道,截至目前,该产业园已吸引了108家游戏企业加盟,加盟企业总市值已过千亿元,初步形成集研发、发行、渠道、美术外包、大数据分析、支撑服务于一体的传奇类产业集群,全方位打击盗版,维护行业权益。


据称,随着产业园的开园,未来3年产值据称有望超过百亿,形成可观的经济效益,同时以6亿《热血传奇》用户和游戏为基础的产业园所衍生的消费品、文旅等各行业或将实现更大的经济意义。


今年5月,江西传奇创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宜春七道科技有限公司与宜春市大数据产业运营有限公司还联合成立了江西省国民传奇盒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负责开展“国民传奇盒子”的产品开发和业务运营。


“国民传奇盒子”认证系统为正版授权游戏提供查询入口,进行版权认证、监测、侵权存证和版权维权,依托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数字科技构建版权市场的信任基础。


由此,伴随《热血传奇》多年的侵权行为或能从技术层面得到一定的解决。


“大道难行,小道不易。”20年,中国互联网逐日发展,在跌宕起伏的大潮中,《热血传奇》开创了中国的网络游戏时代。尽管目前网络游戏行业依旧存在各类问题,但前景光明,各“玩家”仍可在知识产权护航的背景下前行得更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产力立场)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