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 专利创造性评价中技术启示认定之迷思

    专利创造性评价中技术启示认定之迷思

    专利创造性评价采用三步法,其中第三步是从现有技术中寻找技术启示,如果存在技术启示,则认为发明是显而易见的,不具备创造性,否则认为发明具备创造性。
  • 康信视点 | 找对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有时也没那么重要

    康信视点 | 找对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有时也没那么重要

    当专利审查员得出所要求保护的发明相对于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显而易见的结论时,作为专利申请人或专利申请人的代理人,我们是否需要研究审查员选取的最接近的现有技术是否正确呢?
  • 专利务实|EPO问题解决法与我国三步法判断创造性的比较

    专利务实|EPO问题解决法与我国三步法判断创造性的比较

    对EPO采用的问题解决法和我国审查指南中规定的三步法判断创造性的方法进行了比较,特别是对确定实际解决的技术问题方面所存在的区别,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对我国审查指南完善的建议和对新审查员进行培训时的改进建议。
  • 康信视点|浅谈专利申请创造性判断中的整体评价原则

    康信视点|浅谈专利申请创造性判断中的整体评价原则

    笔者认为,一件发明专利申请具备创造性的标志是具有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的进步,毋庸置疑,创造性的评判,应该围绕这两个要件进行,但同时,对一件发明专利申请创造性的评判还应当是针对权利要求所限定的技术方案整体而言.。
  • 专访|北京高院亓蕾法官:司法是平衡多方利益的智慧

    专访|北京高院亓蕾法官:司法是平衡多方利益的智慧

    采访亓蕾法官时她的电脑屏幕上一直闪动着她女儿的照片,一张一张,可爱的笑脸让枯燥单调的办公室也多了一份灵动和温馨。她告诉笔者,因为工作的原因,平时陪伴女儿的时间比较少,但只要工作之余,也会尽心照顾家庭。谈及家庭与工作之间的平衡,她淡然一笑,说道:“哪有什么平衡,唯有不断付出而已,在付出中寻求工作与家庭的兼顾。”或许这句话也是很多默默坚守的知产女性的心声吧。繁重的审判压力,不断激增的案件数量,在工作与
  • 专利确权诉讼中权利要求解释的新进展

    专利确权诉讼中权利要求解释的新进展

    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the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前首席法官Rich曾言,现代专利法是一场名为“权利要求的游戏”。这个比喻太贴切了。专利法实践中最基础、最关键也是最精细的“活儿”就是权利要求的解释,舍此无它。在专利法中,很多关键性法条的适用都涉及权利要求的解释。例如,新颖性、创造性的判断,说明书的公开是否充分
  • 浅析技术原理解释在化学类改进型专利创造性评价中的作用

    浅析技术原理解释在化学类改进型专利创造性评价中的作用

    1977年之前,人们普遍认为塑料是一种绝缘材料。1977年,在纽约科学院国际学术会议上,时为东京工业大学助教的白川英树把一个小灯泡连接在一张聚乙炔薄膜上,灯泡马上被点亮了,这标志着导电高分子材料时代的到来。日本化学家白川英树,因成功开发了导电性高分子材料,于2000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 改编权的保护范围与侵权认定问题

    改编权的保护范围与侵权认定问题

    改编权是一项重要的著作财产权。在理解和界定改编权的保护范围时,有必要构建一种“行为—作品”范畴的二元解释方法。二者共同构成改编权保护范围的双重认知体系,同时也是侵权认定中彼此联系、互为印证的重要因素。从二元范畴来看,改编是具备一定独创性且保留作品基本内容的改动行为。在改编侵权认定的基本规则上,应重视“相似性”在改编来源事实和侵权价值判断中的双重内涵,区分“证据性相似”与“实质性相似”。在改编权的侵
  • 马库什权利要求的创造性评判标准

    马库什权利要求的创造性评判标准

    在《无效程序中马库什权利要求能否修改,最高法一锤定音》一文中,笔者结合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行再41号行政判决探讨了马库什权利要求的性质及马库什权利要求的修改原则,引起了业内同行的广泛关注。(2016)最高法行再41号行政判决的另一大亮点是明确了马库什权利要求的创造性评判标准,承接前文,笔者在本文中将结合最高院的裁判观点重点探讨无效程序中马库什权利要求的创造性评价问题。
  • 天闻说 | 从一起眼罩案看等同侵权判定的路径

    天闻说 | 从一起眼罩案看等同侵权判定的路径

    等同原则,根植于1853年美国最高法院审理的Winans v. Denmead案件[1],旨在保障专利人权益,避免他人对专利要求中技术手段的非实质性改变,轻易规避专利侵权责任。因其易于突破权利要求的文义边界,有损公众对权利公示的信赖利益,如何调适两者关系是各法域中最富有争议的话题。我国台湾地区有认为全面覆盖原则不应成为等同原则的前置条件[2],此外还有认为单一特征比对方法在具体个案中明显不足。笔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