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 中兴华为无效Conversant多件通信专利,双方国内战局将变?

    中兴华为无效Conversant多件通信专利,双方国内战局将变?

    近日,专利复审委员会先后作出第36813号、第36823号专利无效审查决定,宣告康文森无线许可有限公司(Convensant,下称康文森公司)第200810210997.8号“用于在通信网络中提供连接的系统和方法”、第01809873.8号“用于在通信网络中提供连接的系统和方法”发明专利全部无效。
  • 互联网知识产权案件中的诉讼禁令适用研究

    互联网知识产权案件中的诉讼禁令适用研究

    近年来,由于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互联网行业的竞争和暗战愈演愈烈,互联网企业之间的知识产权诉讼尤其是不正当竞争案件数量也随之大幅增加。
  • 晓知论知|晶型药物专利只有被无效一种可能吗?

    晓知论知|晶型药物专利只有被无效一种可能吗?

    美国新基公司(Celgene,又称“细胞基因公司”)的来那度胺于2015年底FDA获批上市,现已成为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TOP1药物,并被成为“新三大神奇药物之一”。但2018年8月24日的最新法律状态表明,新基公司的所有来那度胺晶型均已因未交年费失效、公开后视撤或者驳回。
  • 晓知论知|风向标?托法替尼化合物专利被以公开不充分为由宣告全部无效

    晓知论知|风向标?托法替尼化合物专利被以公开不充分为由宣告全部无效

    2018年8月13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36902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以说明书公开不充分为由,宣告辉瑞产品公司持有的专利号为ZL00816941.1、发明名称为“吡咯并[2,3-d]嘧啶化合物”的发明专利全部无效。
  • 晓知论知|专利申请中的科研不端行为初探(二)

    晓知论知|专利申请中的科研不端行为初探(二)

    在晓知论知|专利申请中的科研不端行为初探(一)中,笔者对科研行为不端的定义、现行法规中的规制手段及部分案例进行了初步介绍。下文中,将专门针对医药和化学领域中的此类案件进行介绍和分析。
  • 晓知论知 | 专利申请中的科研不端行为初探(一)

    晓知论知 | 专利申请中的科研不端行为初探(一)

    由于专利权涉及财产权,因此,如果作者涉嫌科研不端行为,其作为申请人或发明人的相关专利或专利申请通常存在较高的真实性风险,继而导致专利权人谋取不当利益。我国正在积极实施专利质量提升工程,考虑到科研不端行为的隐蔽性和多发性及其对专利质量的影响,笔者在本文中对专利申请中的疑似科研不端行为进行初步分析和讨论。
  • 从实际案例浅谈引证文件

    从实际案例浅谈引证文件

    说明书的背景技术部分应当写明对发明或者实用新型的理解、检索、审查有用的背景技术,并且尽可能引证反映这些背景技术的问题。但当前对于说明书中引证文件的撰写方式还存在诸多问题。本文通过一个实际案例,分析了“背景技术”中引证文件是否符合审查指南相关规定的问题,以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关于引证文件的审查实践。
  • 论道医药专利|医药专利案件中补交实验数据的问题及出路

    论道医药专利|医药专利案件中补交实验数据的问题及出路

    医药专利案件中补交实验数据的问题是近年来争议极大的一个问题。围绕这一问题,专利申请人(或专利权人)、国家知识产权局及法院展开了很多对话,尝试提出解决方案,但结果并不让人乐观,分歧远远多于共识。虽然国家知识产权局在2017年修订了《专利审查指南》,明确“对于申请日之后补交的实验数据,审查员应当予以审查”,但是,实践中真正采信当事人补交的实验数据的情形极少发生。这种情况令医药界尤其是外国医药公司非常失
  • 重磅炸弹来那度胺化合物专利中美欧命运比较

    重磅炸弹来那度胺化合物专利中美欧命运比较

    说起来那度胺,不得不提到20世纪50年代医学史上的巨大灾难-反应停事件。反应停也叫沙利度胺,是一种致畸药物,20世纪50至60年代初期在全世界广泛使用,它能够有效地阻止女性怀孕早期的呕吐,但也妨碍了孕妇对胎儿的血液供应,导致大量“海豹畸形婴儿”出生。因此沙利度胺被禁用了40多年。但是,科学家们并未放弃对沙利度胺的深入研究,经研究发现其在免疫、抗炎、抗血管生成等方面有一定的作用,并于1998年,经美
  • 医药专利热点问题的司法动向与展望

    医药专利热点问题的司法动向与展望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院”)近日就专利复审委员会(“复审委”)与北京万生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第一三共株式会社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一案作出再审行政判决。在该判决中就马库什权利要求的属性问题,最高院否定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高院”)的并列技术方案认定,支持了复审委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整体技术方案论。该判决对这一存在多年的争议问题给出了明确的说法,必将对今后的司法审判和专利授权确权行政行为带来深远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