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 莫听穿林打叶声、一蓑烟雨任平生?(下)

    莫听穿林打叶声、一蓑烟雨任平生?(下)

    既然《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款要求经营者必须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信的原则,第二款则规定构成违法必须是以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旧法是扰乱社会经济秩序)为前提,那么诚信原则和扰乱竞争秩序两者之间究竟是如何的关系?是否只要一违反了前者就必然构成了后者?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一个常见的现象正是所谓的“扰乱创新”(disruptive innovation)和“扰乱式竞争”(disruptive comp
  • 莫听穿林打叶声、一蓑烟雨任平生?(上)

    莫听穿林打叶声、一蓑烟雨任平生?(上)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近日对《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诉世界星辉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不正当竞争》案的一审判决(以下简称《世界之窗》案或本案)在知识产权界引发了热议。[1]其中的主要争点是:当被告的网络浏览器提供了能够屏蔽视频广告的功能从而导致原告的节目广告无法呈现时,是否构成了现行规制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 贴牌加工是否构成商标使用之双重认定标准

    贴牌加工是否构成商标使用之双重认定标准

    涉外贴牌加工(即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 简称OEM),是指国内加工方按照国外定作方的要求,加工国外定作方指定商标的产品,并交付国外定作方,由国外定作方给付加工报酬的贸易模式。随着我国与世界各国经济贸易的频繁往来,目前国内很多工厂都以该种贸易模式为自己的主营业务,但随之而来的,也产生了很多问题,其中一个热点问题就是贴牌加工是否构成商标的使用及是否构成商标侵权
  • 专利权滥诉之殇——以侵权损害赔偿请求为视角

    专利权滥诉之殇——以侵权损害赔偿请求为视角

    日前,笔者通过相关人士了解到,备受瞩目的华为vs三星系列大战中,华为变更了其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发起的专利侵权诉讼(以下简称广州案)中的诉讼请求,增加了1500万元的侵权损害赔偿请求.联想到不久前泉州中级人民法院针对另一件华为与三星间的侵权诉讼(以下简称泉州案)所作出的8000万元侵权损害赔偿判决,不由引发出人们对于专利权滥中相关问题的关注。
  • 游戏改编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游戏改编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泛娱乐”已成为文化创意领域备受关注的新兴业态。对于这一热门概念,可以从几个维度来解读:(1)就其核心特征而言,“泛娱乐”是通过对核心IP在文化创意领域不同行业间跨界开发利用而形成的共荣、共生的业态。(2)“泛娱乐”营利的原因机制是“粉丝经济”,即,IP输出对粉丝的吸引力和号召力,使得粉丝在IP跨界过程中忠实地追随,实现IP跨界经营和增值。(3)“泛娱乐”业态里IP跨界开发的主要手段是改编/许可他
  • 美方对华知识产权指责是无的放矢

    美方对华知识产权指责是无的放矢

      近日,美国对华301调查中关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指责引发关注。美方说法是否站得住脚?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做了哪些工作?就此,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春田。
  • 浅析“乔丹”商标案与名气的财产权

    浅析“乔丹”商标案与名气的财产权

    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行再27号行政判决,以保护美国篮球明星迈克尔·杰弗里·乔丹(Michael Jeffrey Jordan)的姓名权为由,认定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的第6020569号“乔丹”商标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该判决一经公布,不仅受到再审申请人的欢迎,还广受社会公众的好评。
  • 商标性使用行为判定的法理依据和司法实践分析

    商标性使用行为判定的法理依据和司法实践分析

    商标是一种使用在商业上的标识,其基本特征是区别商品或者服务来源,使相关公众通过该标识识别不同的商品或者服务的提供者,同时商标也代表了商品和服务质量的优异,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商标权利人将商标作为非常有效的竞争手段,通过商标的识别功能的实现来取得商业成功。商标权利人通过使用商标而实现商标权,通过对商标的使用来实现商标的识别功能,使用是商标的灵魂。使用对于商标权的形成、商标保护范围的确定及商标功能的发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如何增强知识产权法定赔偿规范性和可预期性

    如何增强知识产权法定赔偿规范性和可预期性

    法定赔偿,是指法律预先规定一个数额范围,在难以确定权利人实际损失、侵权人侵权获利以及许可使用费的情况下,由法院综合考虑侵权性质、情节等因素,运用自由裁量权在法定范围内酌定具体赔偿数额的一种方法。我国现行各知识产权部门法规定了上限不等的赔偿数额范围,并且在立法上有逐渐提高赔偿数额上限的趋势。[1]作为一种补充性赔偿方法,法定赔偿在我国目前的损害赔偿机制中具有特殊的功用和地位。本文将围绕如何酌定一个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