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 特别策划|著作权之游戏作品独创性问题若干思考

    特别策划|著作权之游戏作品独创性问题若干思考

    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伽马数据(CNG)、国际数据公司(IDC)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7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2036.1亿元,游戏用户规模5.83亿人。如此庞大的市场,涉及的利益主体众多,相关知识产权纠纷层出不穷,部分法律问题争议较大。有两个问题是最近笔者思考较多的问题。一是关于游戏内容的独创性判断标准如何?二是玩家在游戏中能否产生具有独创性的内容
  • 特别策划|著作权之审判视野中的独创性认定问题

    特别策划|著作权之审判视野中的独创性认定问题

    笔者认为,网络游戏整体连续画面的独创性必须体现在其具有类似电影呈现给观众的人物形象、场景布置、声音效果与剧情安排上,即此画面带给用户的体验,应达到如电影般可供欣赏的创作高度,而不仅仅是通过打赢对手顺利通关所带来的感官刺激。此标准可称之为“用户体验标准”。
  • 游戏“洗稿”中的刑事启动标准

    游戏“洗稿”中的刑事启动标准

    游戏刑事案件在司法实践中主要为涉及私服、外挂和窃取游戏内虚拟货币的,而在游戏抄袭中,是否可以启动刑事——即适用侵犯著作权罪,则是一个比较难回答的问题:游戏抄袭行为在著作权法中,属于“侵犯复制权”还是“侵犯改编权”?游戏抄袭到什么程度构成刑法意义上的“复制发行”行为?
  • 晓知论知|再议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著作权保护

    晓知论知|再议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著作权保护

    关于体育赛事直播节目的法律纠纷近年来频频发生,其主要原因还是互联网技术发展给传统媒体带来的冲击,传输技术的增强使得观众不必苦守电视机前看直播,体育爱好者们完全可以通过各种网络终端即时收看或者事后点播体育赛事节目。作为体育赛事(电视节目)转播权的购买大户,以电视台为代表的传统媒体的利益必然因此遭受减损。如何将重金购得的体育赛事节目的相关权利延伸至网络终端,成为传统媒体的一大心病。
  • 浅析体育赛事节目著作权保护问题

    浅析体育赛事节目著作权保护问题

    日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新浪诉凤凰网、乐视网在线直播中超赛事构成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一案(下称“新浪案”),单就著作权部分来看,判决结果是凤凰网和乐视网网络直播中超赛事的行为不构成侵权,而该案的一审法院则认定涉案行为所播出的赛事画面构成作品(但未明确为何种作品类型),进而认定侵权。
  • 检察院抗诉,“我是歌手”著作权侵权案再审开庭

    检察院抗诉,“我是歌手”著作权侵权案再审开庭

    近年来,一些热门综艺节目的版权方将信息网络传播权被授予多家视频平台,由于许可合同约定不明确,导致产生相关著作权侵权及权属纠纷的消息屡见报端。湖南卫视制作播出的综艺节目《我是歌手》也“未能幸免”。
  •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

    金杜知卓|开源软件:未必免费的盛宴

    在软件发展史上,开源软件一向与私有软件是两个对立的阵营。前者主张开放代码并支持更多的分享。而私有软件则视源代码为核心关键资产予以保密和捍卫。随着互联网开放平台的软件开发模式的普及化,开源成为互联网生态建设的重要条件。加之微软等软件巨头企业纷纷向云服务的商业模式转型,并宣布支持Linux。开源软件日益受到更广泛的支持,成为云平台提升和吸引客户流量需求的重要条件。
  • 特别策划 | 二次元创作中的独创性特殊判断标准

    特别策划 | 二次元创作中的独创性特殊判断标准

    涉及著作权,有两个万年难题,其一是“如何划分思想和表达”,其二是“如何判断独创性”,同时应该注意到,不同的作品类型,上述两个问题的答案也是不同的,而具体到游戏、动漫中的二次元创作,其独创性判断标准更加难以把握。
  • 韩国游戏娱乐法(二)

    韩国游戏娱乐法(二)

    本着二人转“说一段唱一段”的节奏,上次说过了韩国手机游戏用户协议标准,今天我们来扒一扒韩国第二个“特产”——真人秀娱乐节目。
  • 杭州互联网法院完整论述电子存证效力案件新鲜出炉

    杭州互联网法院完整论述电子存证效力案件新鲜出炉

    日前,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的一起优视科技(中国)有限公司诉杭州趣得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的案件并作出了一审判决。该判决中对原告当事人使用电子存证工具获取证据的效力做出了全面评述,对取证流程、认定标准等问题给予了详细阐述,对后续更多类似案件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